琥珀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88小说网www.oceanfalls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陆鸣没想到曾经被陛下万分疼爱的皇后是个容貌清丽的少年,听到来人敲门的声音便急切的奔过来,灿若星辰的眸子在看到来人不是他所想的那位之后,专属暗淡。少年忽又想起自己在外人面前所穿衣物不妥,脸上露出羞怒的薄红。急匆匆地想要关门。陆鸣伸手顶住,蛮横而强势地走了进去。他不是没注意到少年方才开门时那一刹那欣喜又雀跃的神色,想来定还在抱着幻想那端坐在皇位上的人还能记起他,眸底闪过一丝心疼。周身淡淡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桃花香,衣衫被花枝勾破了也不知。少年因为想要掩上门扉而不得脸上露出愤怒的情绪,更显得勾魂夺魄。

“放肆!你是何人,来这里干什么?”色厉内荏的呵斥未能止退闯入者,陆鸣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也不管少年的反对,径自走向院内。少年慌乱地想要推拒,凉风拂过,一不小心露出了被月白衣裳掩盖着的雪臀。“你干嘛呀?”容寻极力推拒着,雪白的腕子被陆鸣攥住,顺势压倒在门扉上。这番慌乱挣扎之下,本就大开的衣袍已经掩不住了春光。粉嫩的雪臀上还残留着昨夜恩爱留下的红痕,少年胸前的红樱颤巍巍挺立起来。

容寻又气又急,拼命推搡,没曾想到露出更多空防方便陆鸣拿捏。乳尖颤巍巍翘立起来,好不诱人,指腹带着薄茧,只需略微加大那么点力气,就使得被他钳制住的少年眼角泛出泪水。

容寻张口想要训斥这个无礼的侍卫,雪臀就被男人狠狠地揉捏起来,原本想要开口说出的话语到了嘴边成了甜腻的呻吟。少年的雪臀又嫩又滑,在禁宫当中被调教玩弄了这么多年,早就受不得这点子轻微的撩拨。陆鸣略一低头,就看到少年双眸含了春水 那般潋滟,显然是已经动了情。被自己抱在怀中的少年身躯果然就像所想的那般温软。一手拢住容寻胸口上已经翘起的红樱拈弄,少年早些年平坦的胸膛在常年情欲的滋润调教之下,已经微微的隆起了一团小奶包。此时被男人大手拢住肆意把玩。

谁能想得到曾经尊贵的皇后,会被宫里最普通的一名侍卫压在身下肆意的玩弄呢。“放开嗯啊快放开我”容寻身体敏感,最受不得这样的挑逗,若来人是皇帝,他定会好好缠着他共赴鱼水之欢。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陌生的侍卫如此折辱,像最廉价的娼妓一般忍不住动了情,心里是又急又怒。他双手拼命拍打着男人的肩膀,想摆脱控制。但陆鸣原本揉弄少年臀瓣的手顺势像股缝滑去,来到隐秘的地带。

“呜呜呜不要放开我!”少年过分雪白的身子因为羞愤早已泛起了粉红,花穴里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东方Prpject 密室少女躯体幽禁

东方Prpject 密室少女躯体幽禁

Jon Geist
这篇拖得有点久,是帕秋莉的催眠……这算催眠吗?反正就是身体控制,不 改变心智的肆意侵犯。流程比较短(不过写得挺长),也不算特别激烈(比较平 稳,帕秋莉还能一直回嘴,除了一段她高潮失控失禁的……这好像就很激烈了)。 不过我觉得很行(x),这样的互动很有意思,帕秋莉做着色色的事口吐芬芳什 么的。 有点不像催眠的催眠,操纵帕秋莉的躯体随便玩弄,就是这样的一篇短篇。
言情 连载 1万字
【双性】贪馋的羔羊

【双性】贪馋的羔羊

倍总
柔弱而又迷茫的羔羊,就为了舌尖上的一点儿蜜糖,把自己整个儿卖给了饿狼。 ? 狂气恶人攻x柔弱金丝雀受 沃斯·海纳德x维吉尔·葛瑞 年上 同父异母骨科 受会女装 无存稿,为了自己萌点写。
言情 连载 2万字
外遇对象是我的妻子

外遇对象是我的妻子

岚水月
言情 连载 39万字
催熟效应

催熟效应

一颗水母
“桃子被提前摘下来了,熟透了,由里到外,腐烂了。” 懒得搞文案了,搞簧就完事。我也不想搞什么避雷了,这篇是写给我自己的,你们的雷点就是我的爽点。 ?有暴力倾向双疯批兄弟ax桃子味双性水多小可怜o 大哥:床下冷淡脸喜欢老婆我不说,床上要一边搞哭老婆一边哄老婆 二哥:一开始天天笑眯眯亲沅沅,后来天天搞沅沅,表里不一老疯批了 真骨科 真狗血 真强制 真三观不正 有血腥暴力色情︿_︿当然都是为了色情。 ?
言情 连载 14万字
小筱和大叔

小筱和大叔

indainoyakou
这是人潮涌现的傍晚时段,发生在某线公车上的故事──
言情 完结 1万字
集中营、纯洁、恶意(三个短篇)

集中营、纯洁、恶意(三个短篇)

八夏枯茶
[凌辱]炎热的夏,天空却飘起了雪。蒙特上尉站在自己的汽车旁,用戴着小牛皮手套的右手轻抚汽车的发动机盖,抓起一把雪,在被厚厚覆盖的汽车盖子拉出一条充满是艺术感的撇痕。他掌心中大片大片的雪花却没有融化,而是崩碎成灰黑色的粉末。这不是雪,是灰烬,尸体燃烧后的灰烬。今天又有将近3500人被送到这里,他们来自奥地利或者是其他地方。这些人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挤在火车里,可能有1/4直接死在路上,毕竟没人有兴致
言情 连载 2万字